您所在的位置:左鸠新闻网>时事>泰姬玛哈网,军娃手绘“眼中的爸爸”

泰姬玛哈网,军娃手绘“眼中的爸爸”

发布时间:2020-01-11 16:50:08

泰姬玛哈网,军娃手绘“眼中的爸爸”

泰姬玛哈网,军娃,因父母为军人,故而冠以“军”。因此,在军娃的成长过程中,会多一丝敏感,会品尝到其他孩子感受不到的情感。

溪溪是一名“军娃”,酷爱绘画,擅长线描和原创画。她的父亲杨露是海军航空大学某训练团的飞行教官,海军一级飞行员。

都说父爱是深沉的,作为军人,杨露有一份苦恼,那就是对孩子爱得深沉却不知道该怎么表达。他感叹道,当爸爸难,当好爸爸更难,当军人又当爸爸是难上加难!什么苦累都折磨不了他,但最折磨他的,是不能在身边照顾孩子的那份遗憾。

其实杨露的担心是多余的,溪溪是个乖巧懂事的孩子,对于这份厚重如山的父爱,她早已收藏在心底。凭着对爸爸入微细致地观察,她会把同爸爸生活的场景用画笔重现,表达对爸爸的爱。

我的爸爸是一名战斗机飞行员。他很厉害,可以开着飞机翱翔在蓝天,达到万米高空,在云里穿梭,与太阳肩并肩。他很勇敢,可以驾驭战鹰穿云破雾,教会更多的飞行学员如何去战斗!爸爸,就是我的偶像!

小时候,我对爸爸很陌生,他好像很久很久才回来看我一次。每当我想爸爸的时候,就给他打电话,可是他都没接。妈妈说,那是因为爸爸没带手机,在天上飞行呢!我不知道爸爸是怎么开飞机的,但只要有飞机从学校的操场上飞过,我都会骄傲地和同学们说,看,那一定是我爸爸!

我以爸爸为荣!长大了也要像爸爸一样优秀!四年前,我还是个小不点,清晰地记得爸爸驾驶战鹰从天安门城楼上空飞过的场景。当时,妈妈和我一直盯着电视机观看阅兵仪式,生怕错过任何一个镜头。尽管飞机编队飞跃天安门时的画面只有2秒,但我知道爸爸真的为这次阅兵任务付出了很多。

有了妹妹后,妈妈就不能陪我睡觉了。我很害怕一个人睡觉,于是爸爸回家后,就会来陪我睡觉直到我睡着,让我安心。小时候,每到睡觉前爸爸都会和我玩举高高、骑高马的游戏,现在我长高了、长胖了,爸爸都抱不动我了。但其实爸爸的手臂依然坚实有力,爸爸的怀抱又宽阔又温暖。

妈妈现在要照顾妹妹,没那么多时间陪我,爸爸就会陪我去逛街,帮我挑选我最爱的鞋子。爸爸总是那么厉害。他就像机器猫一样能变出我想要的东西,满足我所有的要求。他不苟言笑,却总能让我感到踏实。他不爱说话,却总能出现在我最需要的时候。

和妈妈做的饭菜比,我更爱吃爸爸做的。爸爸经常会给我们做各种美味、各种从网上学的稀奇菜肴。无论我学习多累,只要闻到爸爸做的饭菜香气时,我就立刻充满了能量,迫不及待地想吃爸爸烧的菜。

爸爸就像超级英雄一样,有他在,我的世界总是那么明亮,总是那么快乐,总是那么暖心。有一次爸爸带我去看病,站在一旁的他,看起来比我还难受。因此,我告诉自己,一定要当个女汉子,永远不要生病,永远不让爸爸担心。

爸爸有时间就会陪我玩。我特别喜欢拉着他和我一起下五子棋,这是我最喜欢的游戏。爸爸总会让着我,任我悔棋,可每次我还是输给了他。心里暗暗发誓,以后一定要赢他!

放长假,我总嚷嚷着让爸爸带我们全家出去玩。他是最好的导游,做的旅行计划非常完美,没人能比!我很喜欢有爸爸妈妈陪伴的感觉,看着车窗外的美丽风景,我感到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孩子。

同学们都羡慕我有个飞行员老爸。他们说飞行员可帅了!可是放学后,看到同学们的爸爸都来接他们放学,我却更羡慕!我问妈妈:“为什么我的爸爸是飞行员,就不能来接我?”妈妈说,因为爸爸要保卫祖国呀!可是我和妈妈也想要爸爸的保护,我只想要爸爸!我希望我们一家四口能天天在一起,健健康康、快快乐乐!

看到这些由女儿亲手绘出的图画时,杨露沉默无语,他知道他亏欠女儿太多。都说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,为了飞行,杨露没有太多时间陪伴孩子,带教任务紧的时候,一周就休息一天,有好几次休息时,却赶上溪溪生病,他顾不得疲惫的身体,带着孩子就去了北京看病。来回坐车折腾几百公里,第二天一大早又回单位准备新一组的飞行。

团圆总是短暂,任务不期而至。曾经有段时间,单位一直在外地驻训,从翻身到坐起,从会爬到会走,从发声到讲话,他一直缺席着溪溪的成长。对于家人,杨露心存愧疚,他很感激妻子的理解。

无论多么高大的职业都要回归平凡的生活。学会分配精力照顾家庭,成为了他过去、现在以及将来一直在努力的方向。他相信,他和家人会越来越幸福,因为,他爱飞行,也爱这个家!

绘画:杨芷溪

作者:李路康

beplay手机官网